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玉树赛马会——无与伦比的康巴风情大舞台(全文
* 来源 :http://www.pojokviral.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9-25 14:57

  (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

  人民网玉树7月27日电(王浩 杨阳)“快看,马队来了。”一位记者手持着机,兴奋地喊了起来。

  放眼玉树赛马场,一位位高大威猛、身着民族服饰的康巴汉子,骑着装饰的五彩斑斓的骏马,或以俯身之势捡起地上的哈达,或头顶马鞍倒立于马背之上,骑手们英姿飒爽地从场内疾驰而过,高难度的表演引发现场群众阵阵欢呼声。

  盛夏的玉树草原,绿草如茵,百花盛开,牛肥马壮,善良勇敢的玉树人用他们最美的歌舞和最传统的赛马迎接一年一度的节日盛典,为期三天的玉树牦牛文化艺术节暨传统赛马会也成为玉树人的“草原狂欢”。

  “呦、呦、呦”伴着让马儿停步的叫喊声,参加玉树赛马会马术表演的300多名骑手齐聚玉树巴塘草原。35岁的阿旺仁增身手敏捷地翻身下马,给马匹整理装饰物。在牧区长大的阿旺仁增从父辈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在他的哥哥索昂仁丁的马背上,就是父亲用了20多年的马垫。他想着等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还要坐着爷爷的马垫奔跑在草原上。

  玉树藏族群众喜欢养马、赛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在本届赛马会走马裁判达瓦的心中,玉树人与马之间有着一份浓浓的“兄弟情谊”。

  “自古我们就和马生活在一起,生活中给我们托东西,为我们劳作。他也是每个藏族男中的牵挂,骑马赛跑体现着我们康巴汉子的勇气。草原的节日里没有赛马,就没有过节的气氛。”达瓦说。

  作为藏族草原规模盛大的传统节日,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是不能错过的盛会。草原牧民们会身着色彩鲜艳的节日盛装,带着丰盛的食物,支起漂亮的帐篷,骑着骏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康巴汉子和他们的骏马,则是这个节会上绝对的主角。

  每年的7月25日,是玉树州康巴汉子展示风采的日子。身着节日盛装的康巴汉子骑着骏马向场内飞奔而来。有的骑手在驰骋的马背上手握马具肚带,肩靠马脖,下肢朝天倒立;有的骑手用脚尖紧勾马蹬,仰面悬挂于坐骑侧面,头部几乎接近地面。高难度的动作惹得现场观众惊叫连连。

  62岁的昂毛老人坐在人群的最前面,骑手经过的时候,昂毛老人都会一边挥起手,一边欢呼。昂毛老人说:“我20岁就开始骑马,现在年龄大了,已经快10多年没有上过马背了。”当问到这群小伙子骑的怎么样时,老人欣慰地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不错。”

  22岁的格莱文佳刚刚表演完跑马耍枪、跑马悬体、跑马拾哈达等马术项目。别看他年龄不大,已经是第二次参加赛马会了。和大多数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格莱文佳也会在空闲时间上上网,逛逛街。但每到这个时候,格莱文佳依然会牵起缰绳跃马而上,他说:“骑马是康巴男人的本色,就是喜欢在马背上飞驰时刺激、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游客专程带着高考完的女儿来到玉树,兴奋地说:“以前只听说过赛马会,没想到现场气氛这么热烈,要不是自己的腰不好,真想也骑上马感受一番。”

  赛马的盛况不仅吸引了国内的游客,也让国外的游客相机的快门按个不停。来自的保罗带着家人从成都飞到了玉树。表演还没开始,保罗就一直围绕在康巴汉子周围,不停的合影留念,连声说:“高原的赛马很好!很棒!国外都没有。”每次拍完照后,保罗都会和骑手热情的握手致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人真挚的笑容超越了一切。

  这方遥远的草原,依然是那么多情迷人,流连忘返。作为当地牧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赛马会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在草原儿女的心中,赛马会是对民族传统优秀体育文化的传承和,更是藏族群众展示风貌、康巴文化的大舞台。

  上千顶帐篷组成的五彩帐篷城、美丽的康巴民族服饰表演、驰名中外的玉树歌舞和剽悍野性的康巴骑射,构成了玉树赛马会的四大奇观,也为游客带来了独特的旅游体验,成为玉树旅游的一张新名片。